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露出的我—2
露出的我—2
 把腿张大点,把你那个骚逼完全露出来。”她们拿出一个DV,看来这次是真的要给我拍片了。虽然很羞辱,但是现在的我也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啊。 

  “用手托住你那个大奶子,别说,这个贱货的奶子还是满大的。” 我这个淫荡的身体似乎很期待被她们虐待,刚刚洗完的下体有开始淫水泛滥了。 

  “我们现在问你什么,你就要老老实实的回答,听见了吗?把你那个烂逼再露出来点,用手揉捏你的奶子,快点,别磨磨蹭蹭的。要微笑的面对镜头,你这哭丧着脸谁爱看,快笑,不好好配合就把你扔出去,让你光着屁股回家。”没对她们的威胁,我只好露出笑容,不过我想我的笑一定比哭还难看。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学校的?” 

  “我叫王真真,华师大的。” 

  “咦,淫荡的女教师哦,将来会不会在你学生面前裸体教课啊,哈哈哈。”又是一阵羞辱,但是似乎真的有点幻想呢,我真是个变态啊。 

  之后她们把我的家庭地址啦,什么时候开始露出啦,阴道肛门的极限啦之类的所有隐私都问了出来,总之,我对她们已经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我只能任她们玩弄了。 

  “看在你今天表现还可以的份上,我们先不把你这个骚货光屁股送到保安那去,不过你要对着镜头宣誓,做我们四个人的奴隶,供我们玩弄,然后再自慰到高潮。”最后她们终于提出了要求,虽然我早已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但我的内心还是很挣扎,不知道她们将来会让我做什么变态的事情。 

  “快宣誓吧,贱货,看你的骚逼都快流成河了,哈哈哈。”我的身体无情的出卖了我。 

  “我宣誓,我愿意成为主人们的奴隶,供主人们随意玩弄。”真不知道我是被逼的还是我心甘情愿说出来的这些话。当我接过她们递给我的可乐瓶抽插我的阴道和肛门时,面对镜头的耻辱感,让我很快就高潮了。 

  “以后就叫你小骚逼吧,哈哈哈,怎么样啊,好听吧。”高潮过后昏昏沉沉的我只听到这几句话就睡着了。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周日中午了,太阳照得我的眼睛都睁不开,好希望昨天的经历都是一场梦啊,但是我现在的处境又很快很明确的告诉我一切都不是梦,都是现实。现在的我被绑在了桌子上,立在她们宿舍的阳台上,当然是一丝不挂的。远处操场上的喧哗声让我一下子惊醒过来,另一侧就是那栋五层高的教学楼,不过好在离着都很远,我现在的样子倒是不会被别人看见。 

  “小骚逼,睡醒了?”阳台门开开,她们四个人都在。 

  “昨天晚上浪够了就睡觉了,还睡的那么死,把你捆桌子上放到阳台都不知道,真的是母狗都不如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饿了吧?靠着桌角自慰到高潮就赏给你吃的。”她们给我松绑,让我把桌子抬了进来。 

  我其实还不饿,不过我知道如果不按照她们说的做,我会遭到更大的虐待。我开始揉捏我的一对饱满的乳房,用我的阴蒂不断摩擦着桌角,她们也把DV打开,继续忠实的记录着我的淫荡行为。也许是刚睡醒的原因,不管我怎么摩擦,我这个变态的身体今天都不能兴奋起来。 

  “小骚逼,是不是看的人太少了,你不爽啊。”她们不耐烦了。 

  “骚货,搬着桌子跟我们过来。”她们打开门,带着我来到了这栋楼的阳台,这个阳台面向操场,一侧是那个教学楼,另一侧则是宿舍楼的另外一栋,下面不断有学生过来过去。 

  “站到桌子上,用这个自慰。”一个烤白薯放到了我的手上,“快点,把下面嘴喂饱了,再喂上面的嘴。”原来这个就是我的中午饭啊。无奈,我站到桌子上,用这个烤白薯开始蹭我的阴部和肛门,也许是周围嘈杂的环境让我有了感觉,我想象着自己站在人群中间,赤身裸体的用一个烤白薯自慰,周围的人指指点点的观赏着我,变态,神经病,骚货,贱逼的辱骂声不绝于耳,我的淫水开始泛滥了,我高喊着:都来看我这个变态吧,快来看我的骚逼啊,看我赤条条的给大家自慰。在这种癫狂的状态下我下体的淫液喷溅,高潮来临了。 

  再次回到屋里,我还是躺在桌子上,双腿被夸张的左右分开着,下体大开。白薯被递到我的手里,“我吃不下。”我还没从兴奋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还没有食欲。 

  “那就舔,把你的淫液都给舔干净了。”我闻着自己下体的腥臊味道,伸出舌头仔细的品尝自己的淫液,在这种淫靡的状态下,我不知不觉的又昏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再次醒来时,天已经开始暗下来了,我还是赤身裸体的躺在桌子上。 

  “求求你们,让我回去吧,我明天还要上课了。”我勉强爬起来祈求道。 

  突然门打开了,我本能的用手挡住自己的胸部,却发现小刘进来了,是的,我再次仔细看了一眼,的确是小刘,难道是小刘来救我了?我疑惑的看着她。 

  “小婩,怎么样,我没骗你吧,王真真同学果然又骚又贱吧。”小刘连都没看我,在跟她们打招呼。 

  “是啊,一开始这个骚货把小戴、小剑和小毕都吓坏了呢,不过这个小骚逼真的很贱,能有这么一个贱货给我们玩弄,真不错啊。”我终于知道她们叫什么了,不过我还是不明白小刘为什么会在这。 

  “还不明白啊,看来你真是胸大无脑,只知道犯贱啊,”看着我疑惑的表情,小刘笑嘻嘻的解释道:“我和小婩是一起长大的,看你那么喜欢暴露,我干脆就多找几个人一起观赏你的变态,能被那么多人虐待你是不是也很开心啊,不用谢我了。”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小刘安排的。 

  “我们现在就放你回学校,不过以后每个周末都要过来,我们会好好招待你的,平时也要随叫随到才行哦,别忘了你的奴隶宣言啊,哈哈哈。” 

  以后的生活真的不能由自己了,不过这种生活是不是正是我期望的呢? 

  我无力跟小刘计较了,穿上她给我带来的风衣,和她一起返回了学校。 

  (二)猫捉老鼠 

  随後的几个周末,我都是在她们学校渡过的。她们对我的身体比较感兴趣,每次都会找些巨大的东西填塞我下面的两个洞,或者在寝室里用小DV拍摄我各种不堪入目的淫荡行为。不过她们对让我暴露似乎缺乏勇气,虽然每次我都是一丝不挂的裸体供她们玩弄,她们有时也会让我到宿舍的各个楼层去自慰,在宿舍楼的各个角落洒下我的淫液,但她们始终没有让我走出过宿舍楼。 

  渐渐地我的身体对她们的这种调教失去了兴趣,变态的我只能在她们玩弄我的时候幻想着一些暴露场景来满足她们的虐待慾望。小刘这段时间在准备考试,所以她没有参与对我的调教,这大概也是她们缺乏新意的一个原因吧! 

  不过据我所知,小刘现在已经结束了所有考试。看着这几天小刘每天轻轻松松的在寝室里上网聊天,我猜今後的日子大概不会那麽好过了,每每想到此,我的下体就开始淫液泛滥,看来我真的是很变态的说。 

  这个周五,小刘因为没课,一大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下午下课後,我一个人坐在寝室里(小陈和另外一个同学每个周末都会回家),望者小刘空空的床位,心中闪过一丝失望。我的手机响了:「明天早晨早点过来,穿那件白色连衣裙,拿上手机和公交卡,其它都不许带。」是小刘的短信。 

  我的激情一下子被点燃了,迅速脱光衣服,去厕所开始灌肠。这是她们对我的要求,每次去之前都要弄乾净屁眼,而且去的时候不论外面穿什麽衣服,里面必须真空。 

  轻车熟路地洗乾净了我的屁眼後,我翻出那件被指定的白色连衣裙,这是条吊带连衣裙,虽然後背有些露,但是胸前和下摆都足以保证我不会走光。这条连衣裙的样子太普通了,所以买了之後我几乎没穿过,真不知道为什麽这件会被选中。我就在这样的疑惑和下体的兴奋中进入了梦乡。 

  清晨,我穿着白色连衣裙,赤脚走在人民广场,周围一片黑暗,一点声音也没有。我突然开始冲动起来,一下子脱光了我身上仅有的一件衣服,站在桌子上忘情地自慰起来……突然一束灯光打向我,我听见一阵议论声。 

  「好变态啊!王真真同学那麽喜欢脱光衣服自慰给人看。」「是啊!你看真真的骚穴,好大哦!我的脚都能伸进去了呢!」「她屁眼也很大,好恶心哦!不知道是不是一有粪便就会掉下来?」环顾四周,我才发现原来我是躺在我们学校礼堂的舞台上,我想停止,但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抽插着我的阴道和肛门。小刘她们一下子围过来狠狠地揉捏我的乳房,小陈和我们班的其他同学则站在周边用鄙夷的眼光注视着我。 

  我心头一紧,一下子就惊醒了,原来这只是一个梦。『早知道晚醒一会,很快就能高潮了。』我烦躁地看了看手机,还不到六点呢,不过已经睡不着了。我爬下床,赤身走进卫生间,洗漱了一下,把我的屁眼灌满水,再用一个肛门塞堵好,套上那件白色连衣裙,踩着凉拖鞋就出门了。 

  「咦?下雨了。」走到宿舍门口,我才发现这场雨还不小呢!没办法,反身回去拿上伞直奔公车站。 

  虽然是周六的早晨,公车站已经有很多人在等车了,我望着远方等待着我的车,猜测着今天小刘她们会怎样玩弄我。奇怪,周围有些人一直在看着我的胸部和下体,我被拉回了现实,今天的衣服应该不会那麽引人注意啊? 

  想着,我低下头打量了一下自己,这时我才发现,我胸前两个因为长期性慾高涨而变黑的乳晕和下体的浓郁黑森林在这件白色连衣裙的衬托下不留情面地出卖了我真空的事实,我慌忙双手抱胸遮住我那对饱满的乳房,侧过身,避免别人正对。 

  经过这一刺激,我下体的淫水又开始泛滥了,再加上下雨,下面的裙摆已经都湿了,白色连衣裙紧贴着我白皙的大腿,让我的黑森林更加若隐若现。我的脸已经羞红了,远远的看到车来了,我急忙冲上去,径直走到最後一排坐了下来。 

  车缓缓地驶向了我恶梦般的地狱,我的情绪也逐渐稳定下来。行驶到途中,正当我昏昏欲睡之时,手机响了:「出来了吗?没淋湿吧?」面对小刘的关心,我心存疑惑:「还好带伞了。我已经在车上了。」「谁让你拿伞了?不是说除了手机和公交卡其它都不许带吗?惩罚你,脱光衣服,用手机拍一张裸照发过来,要以公车内部为背景,要拍到你的三点。」看着短信,我能感受到小刘冰冷冷的语气,原来刚才的问候只是她的一个陷阱。我无奈地观察着车里的情况,这趟车坐的人本来就少,今天就更少了,车里除了我只有四个人,都坐在前面,拍裸照倒是不难,关键是要把三点都拍进去就有些难度了。 

  『看来只能用自拍了。』我思索着,把手机卡在倒数第二排,调整好角度,开始准备自拍。再次确认了车中其他人的位置没有威胁,我轻轻的拉下吊带,小心翼翼地把裙子褪下,给手机定好时,蹑手蹑脚的走到倒数第三排,扶着车扶手向前挺出我已经湿漉漉的下体,摆出了一个淫荡的姿势。 

  「卡」一声,手机拍照了。我忘了我的手机不能无声拍照,惊惧得我一下子冲回最後一排蹲下,露出一个脑袋向车内张望着,还好,其他人都没有被这个声音吸引过来。我拿起手机,发现刚才我站的位置还是离手机太近,没能拍下我暴露的三点。 

  要知道这辆车後面一共就四排,如果想拍下我赤裸的全身,就只能站到倒数第四排,那距离汽车後门就只有一步之遥了。不过我没得选择,只好再次放好手机,偷偷摸摸的走到倒数第四排,准备拍照。 

  「卡」,「啪」,就在手机闭合快门的同时,後门突然打开,原来是公车进站了。我下肢一软,一下子瘫倒在车上,不过仅存的一点意识支撑着我死命地爬到最後一排,拿下手机,用我仅有的一块遮羞布盖住我的身体,蜷缩在汽车的角落里。 

  我能听见後排有上来人,并向我的方向走来,『完了!我被发现了,我要被所有人看到光着屁股坐公车了,而且还有我自己拍的裸照作证。』一面想着,一面我的阴道开始强烈收缩,淫水喷射,我高潮了。 

  当我昏昏沉沉的睁开眼时,车子还在行进,那件白色连衣裙还盖在我赤裸的身体上,下体一塌糊涂,原来高潮过後的我又昏睡过去了。手机已经掉在地上,我捡起来,看着我在公交上的裸体,这下小刘应该满意了吧? 

  我把裸照发了过去,看看前排的人都没有反应,知道我现在还是安全的,我把衣服套上,一切又恢复了正常,我紧绷的心也放了下来。 

  手机再次响起,是小刘的回信:「怎麽那麽慢?拍得还不错,就放过你吧! 

  一会下车,把伞扔了,直接来学校。」终於没有提什麽特别变态的要求,我靠在车上,回想着刚才的刺激经历,又开始昏睡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汽车已经到了终点站,车上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没有拿伞,下了车,等车开走後,我向学校走去。雨似乎更大了一些,湿透了的白色连衣裙像透明的一般,紧紧贴在我的身体上,已经完全没办法遮蔽我的身体,此时的我甚至比赤身裸体还更具诱惑力。 

  这种暴露的刺激再次让我淫荡的身体兴奋起来,下体的淫液止不住地倾泻而出。我忍耐着对高潮的渴望,慢慢地走过坟地,来到了学校门口。依然是只开着小门,依然没有保安,我短信小刘告诉她我到了。 

  「把衣服和手机还有公交卡都放到门口的保安亭里,光着屁股来上次那个教室。」小刘命令道。 

  很快,一个赤条条的裸体女人出现在老楼的大门口。『本来这个教学楼就很少有人来自习,今天下那麽大的雨,而且又是周末早晨九点不到,应该基本没人才对。』我这样安慰着自己,推开教学楼的大门走了进去。 

  果然,教学楼里静悄悄的,不过我还是不敢从主楼梯直接上楼,我决定从左侧的楼梯通道上去。二楼楼梯直对着通往辅楼的开放式通道,这是我第一次仔细看这个通道,没有玻璃封闭,两侧的护栏也就是由三排栏杆组成,最具特色的是走廊的地面是由半透明的玻璃制成。 

  如果这样赤身站在通道上,不仅两侧路过的人可以看见一丝不挂的我,通道下面的人也可以隐约看到我暴露的下体。想到这,我不禁又开始兴奋起来,幻想着自己赤身裸体站在通道上,两侧及下面站满了观众,看着我进行不堪入目的自慰表演。 

  一阵铃声打断了我变态淫荡的思绪,三楼一阵喧哗声让我身体不禁一颤,我急忙冲进通道边上的厕所。进去之後我才发现这个是男厕所,『真是个奇怪的学校,』我暗自思付着:『六楼不是右侧才是男厕所吗?』三楼楼道的喧哗声在向下蔓延着,我急忙冲进一个便池锁上门,这时我才发现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这个厕所一共就两个大便池,而旁边的那个是坏的。 

  我正想换到那个便池里,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我就这样被困在了男厕所的唯一一个好的大便池里,现在我能做的就只是祈祷别有男生来这个厕所大便。 

  外面的男生来来往往,大多数都是小便,也有要大便的看到这个便池有人使用也就离去了。终於熬到了上课铃声,楼道里的喧闹渐渐平息,根据刚才的喧哗声,我推断三楼有人上课,二楼应该没有课,但其它楼层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出了厕所很顺利地来到了上次那个教室,我从後门进入,看到小刘她们五人正在叽叽喳喳说笑着,当然这个教室也仅有她们五人。 

  「上来了?刚才没被发现吧?刺激吗?」看见我进来,小刘冷冷的把她们的注意力集中到我身上。 

  「嗯。」我答应了一声。 

  「那算什麽,一会还有更刺激的呢!」小刘冷笑着招呼我过去,我走近才看到原来她们面前的桌子上还摆放着一些道具。 

  「咱们玩个游戏吧,叫猫捉老鼠。这有三个铜铃、一个手铐、一个盐水瓶、一个可乐瓶,都是你这个贱货喜欢的东西。一会你在这楼道里跑,我们去捉你,每捉住一次就把一个道具放到你身上,如果到晚饭前还没把道具全加到你身上,就算你赢,否则你就输了,要接受惩罚。记住不许躲到厕所或者教室里,也不许跑到楼外面,只能在这个楼和那两个配楼里躲,明白了吗?」「嗯。」我明白一会我要在这个还有人上课的教学楼里裸奔了,而且每被她们捉到一次,我裸奔的难度就会增加。我知道最後的结果一定是我输,所以我更在意的是她们究竟会如何惩罚我。 

  面对我的疑问,她们只是报以鄙夷的冷笑:「到时你就知道了。好了,开始吧!小婩会在你身旁监视你的。快出去吧,五分钟之後我们开始找你。」看着拿着DV的小婩,我知道与其说监视,不如说她是要把我狼狈淫荡的裸奔历程记录下来以供她们将来慢慢享受虐待的乐趣才对。多说无益,出了後门我开始了今天的教学楼裸奔逃亡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