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赵姐被虐杀
赵姐被虐杀
 把玩着怀里的女人,阵阵的体香不断的刺激我那蠢蠢欲动的性欲,摸着女人的左乳,不停的来回揉弄在一圈乳晕围绕下暗红色的奶头,我突然用手揪住奶头狠狠的拉了起来,但是怀里的美人儿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呵呵,这要是在一个钟头前,她一定会痛的大叫的,摸过女体丝滑的腰身,隔着粉色的裙子,按向女体那最神秘最诱人的部位,鼓鼓的,有点湿,看来刚才失禁了,不过在丝袜和内裤包裹下,没有留出来,不过到不觉得脏,反而有一种很新鲜的刺激,隔着裙子来回的摸弄着这个部位,我的下体逐渐的配合着我的动作,大腿,丝袜,高跟,逐渐摸了个遍后,我的手收了回来,我轻轻的吻了她的唇一下,口中微微的味道,不是口臭,是我熟悉同时又不熟悉的味道,女体的双眼看着我,不过她应该看不清楚才对,她的瞳孔比常人的大的多,这应该就叫做瞳孔的扩散吧,我逐渐的加重了玩弄的频率,我的左手托着她坐在我的腿上,上半身靠在我的身上,同时我的嘴不停的亲吻着她,舌头已经完全的深入,和女体的香舌纠缠在了一起,我不断的用我的舌头绞缠着她的舌头,虽然她的舌头没有任何的动作,但我却感到了更大的刺激,我的右手不停的在女体的大奶子上和阴部之间来回的游弋玩弄着,好半天,我才缓了下来。

我扳起她的脸孔,让她完全面对着我的脸,我们就这么对视着,这张脸我太熟悉了,我从20岁以后就每天看到这张脸,一个能引起任何男人欲望的脸孔,连我这个人都无法克制对她的欲望。她确实具有那种让任何男人都想拥有她的脸蛋和身材,还有这双脚,脚掌柔软,脚踝纤细,隔着丝袜摸起来真是让人欲仙欲死,再配上脚上这双白色的高跟鞋,真是让人色欲难禁啊,我亲吻赵姐的双眼,我的舌头在姐姐的眼球上来回的吮吸着,顺着眼睛,我的舌头在她的整个脸蛋上滑过,她的脸上充满了我的口水,最后舌头再次回到了起点,赵姐的嘴里,和她那柔软的香舌绞缠,我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自己的赵姐的亲吻和舌戏,真不知道这张口是否每天给我姐夫口交,感觉这个舌头充满了感觉。
硕大的双乳,鼓鼓囊囊,我的右手从将她抱到我的腿上,就没有停止过把玩她的这对大奶子,尤其是那奶头,我克制着不让自己去吮吸,但是手在这么敏感的部位的来回滑动,也在不断的刺激着我的欲望的提升,细软的腰肢,我将赵姐翻了过来,让她的屁股朝上,那丰满的臀部看着就让我想入菲菲了,虽然还在裙子的包裹中,我把裙子撩了起来,撩到了腰部,让连裤袜包裹的整个臀部显露无疑,太惊艳了,这就是女人的价值所在,也是我嘴喜欢她身上的一个部位,肉色连裤袜下,可以清晰的看到白色的内裤,将臀部紧紧包裹着,肉感十足,不过现在有点尿湿,当然,这也是我在制造她的时候的副作用吧,为了把漂亮的女医生赵姐变成这样,这也是值得的,我用手来回的捏弄这她的屁股,那种肉肉加丝滑的感觉让你简直飘飘欲仙啊。
我又把赵姐翻了过来,把她的裙子撸到腰间,然后把丝袜连着内裤像下翻去,将真个阴部显露无疑,虽然沾染着尿液,但是看上去还是那么的性感诱人,赵姐最神秘的地带终于在我的眼前完全露出,黑色的阴毛生的很茂密,阴蒂有点暗红,洞口明显,开来姐夫一定是常常的干她,已经将姐姐的洞给开出来了,我用用挤压了下姐姐靠近阴部的腹部,仍然有残余的尿液在挤压下流出,我就在姐姐的尿液中这么来回的捏弄着姐姐的阴部。真是爽啊,我有种想把手指头伸进去的欲望,不过之前,我觉得先的给她洗洗,这样才好玩。
一个小时前
“什么事,你在楼下啊,好,我马上下去”,27岁的赵姐出现在了楼门口,这是她诊所的门口,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我决定今天办了这件事,外穿白大褂,白色的衬衣,粉色的短裙,配白色高跟鞋,头发草草的在后头扎到一起,看是简单,但是就是有那么一股诱人的味道,看上去性感十足,胸部不大不小正合适,臀部显的大了点,再加上她走路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这么来回扭着,真是性感到了极致,不愧是女人中的极品,在她身边路过的人无疑不想多看这个女医生几眼。她就这么一扭一扭的向我走来,鞋跟和地的接触所发出的声音在我听来有如天籁之音,是那么动听,衬衣的袖子被皖到了手臂的肘部,两条葱白样的小臂陪着白皙的小手,看到人真是心旷神怡,我相信,就是我不搞死她,早晚也的便宜了别人。就在这么欲望的欣赏中,赵姐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她比我低一个头,比我大的5岁,“怎么,今天找你老姐什么事”嗓音圆润,十分好听,我原来就喜欢挺她说话,“赵姐,我今天肚子疼,我想让你给我看看‘”真的假的,呵呵,好吧,现在走?“我耳中听着她悦耳的话音,眼神也是看着她的胸部和手臂,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好,现在走,我带你”’,我自己在住的一套房子,没有和父母一起住,所以办事也很方便赵姐也没想其它,笑了笑就坐在了我车子的后边,我的心里紧张的要死,因为我十分想上她了。
我住的这个楼上住的人我基本都不认识,互相邻居之间也没有串门的习惯,“恩,还不错,砍不出你这小子吧这家整的还挺干净,上次过来快成垃圾堆了”我呵呵笑了两声,心说这还不是为了你准备的,不过一想到一会的过程,下体不自觉的就发硬了,如果她先排泄下就最好了,呵呵,当然这我已经完全考虑道了,并且已经准备好了,“先喝杯水,姐”她没有任何顾虑的拿着我给她的一杯水,一仰脖子就喝下去半杯,果然,药效之快,出乎我的意料,“不行,我肚子有点疼,先去下厕所”一阵白色高跟鞋的踢跶声,然后是卫生间关门声,然后~~,十分钟后,赵姐出来了,脸色明显差了点,我赶紧上去扶助,“赵姐,扎拉,是不是中午吃坏东西了,拉肚子”“可能吧,哎,真是不该多吃‘,这种药当然不可能只让她拉一次的,姐姐在拉了三次后,已经是脚软手软的,出来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好像很累了,嘻嘻,目的达到,看来钱没花错,网上买的这药,就是为了消耗体能和清肠胃,简直是杀人必备啊。
“姐,是现在你给我看病啊,还是歇会?‘“歇会在说的,中午真不该乱吃那些,”虽然跑了半天肚子,但赵姐艳丽依旧,只不过神态看上去累的厉害,”那好吧,先看看碟吧“”我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碟,开了碟机“”啊!你拍的这是什么,你什么时候拍的“姐姐脸上充满了愤怒和紧张,当然,这碟的内容很爽的,拍的正是她姐夫干赵姐的镜头,当然是我前两天在她家里小住的时候偷拍的,画面上姐夫捆着姐姐的双手,正在让她给她口交着,姐姐显的十分性感,身材更是一流。”你搞什么,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拍这种东西“”姐,你真是太美了,我也想向里面那样玩玩你“说着,我的手已经一把按在了她的乳房上,姐姐充满了愤怒,想推开我,但是她在拉了半天肚子后,已经没啥力气了,我当然不喜欢这么玩,”赵姐,我太喜欢你了,向你这样的女人,早晚的让人给奸杀了,与其肥了别人,你不如便宜了你弟弟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你是我的“我嘴里说着,手迅速的用早己准备好的绳子将她的双手反绑,同时,一个堵嘴的性器具也也经套在了姐姐的嘴上,前端的那个球整个进入她的嘴里,使她无法发出很大的声音。
前戏结束,主菜上场,我从沙发的角落里拿出了一个袋子,这种袋子不是普通的塑料袋,是一种极为坚韧的透明塑料制成,更重要的是它的封口是一个弹力很强的橡皮筋,一旦将这个塑料袋套在人的头上,那个人想活就难了,虽然这玩意很贵,但是为了能够安全干净的杀掉姐姐,我早就准备好了,今天终于用上了,我最后看了我亲爱的姐姐一眼,欲望还是完全战胜了理智,我毫不犹豫的将这致命的塑料套头套入了姐姐的头部,在脖子处橡皮筋被迅速的收紧,她越挣扎,那里扎的越紧,不会有空气露进去的可能,赵姐剧烈的挣扎,但是她的双腿已经被我捆好,我迅速将她推到在了沙发床上,紧紧的压着她,同时使她能够很好的看到电视。里边姐夫操她的镜头还在播放着,三分钟后,姐姐挣扎减弱,五分钟后,基本停止挣扎,我摸了摸她的脖子动脉,跳动停止,不过身体还在不停的痉挛中,死后正常现象,接着,我看着视频,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我轻缓的褪去赵姐的白大褂,之后有脱掉她的那双白色的高跟鞋,在脱掉鞋子的时候,好好的把玩下姐姐的丝袜脚,浴缸中已经放满了水,我将姐姐抱了进去,来回的擦抹着她嫩白的身体,她无神的双眼,看着屋顶,任我对她为所欲为,我的手指终于伸进了姐姐的阴道,来回的抽插了几下,很宽松,看来姐夫确实很尽职,要不他们结婚时间也不长,赵姐也止于这样,我两之首扒开阴道,让水能够进入,来回的冲洗着,赵姐的阴道现在是属于我的,我不容许有姐夫的任何体液存在里边,还有嘴巴,刚才视频里赵姐为姐夫口交的那一幕让我很不舒服,我干脆开了蓬头,用手指将赵姐的整个嘴里好好的清洗了下,当然是为了一会我玩起来方便。
果然不一样,呈大字型躺在赵姐色欲十足,女人嘴美艳的状态也不过如此了,清洗过后,更是美的毫无瑕疵,玉体就这么横陈在了她的结拜弟弟床上,一副任君随意攀折的体态,我当然不会客气了,从杀她到前戏,我的下头已经快吧裤子给顶破了,我迫不及待的夺下了我身上多于的衣物,赵姐,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一件礼物了,你的玉体能够完全的奉献给你的弟弟,你应该知足了。
我把两条丝袜高跟腿直接架上了肩膀,我的龟头同时直接刺入姐姐的阴道,我原来还担心不太好进,现在放心了,直进中锋,迅速的插入了根部,我的右手一把揪住姐姐的头发,让她的眼睛能够看到我干她的样子,我的嘴凑了上去,狠狠的亲吻着她,当我的嘴离开她的嘴时,她的半截舌头已经进了我的肚子,我太投入了,她尸体的嘴上已经是鲜血淋漓,这大大的刺激着我的欲望,我更疯狂的插进插出,右手狠狠的捏弄着她的奶子,两个奶子都被捏的变形的很厉害,赵姐要是活着也该疼个半死了,接下来的口交和肛交让我达到人生的最高状态,就是现在让我死我也值得了。
到几点就不知道了,早上起来一看,赵姐头发也被揪下了一缕,下唇缺了块肉,嘴大张着,很明显可以看到舌头剩下了半截,一个奶子缺失,奶子上都是牙印,很多都开了口子,都是血瘕子,下体红肿,两腿的丝袜已经到处是破洞配合这牙印和伤口,白色的高跟鞋还有一只穿在脚上,另一只看不见了,叫上也是牙印,赵姐就以这个样子呈现在我的面前,虽然看上去很残忍,不过确实是很性感,很漂亮。
我看的冲动异常,不过今天还的开工,只能先让赵姐这么四仰八叉的以这样淫荡的模样躺在我的床上,等待我晚上回来的再次临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