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被奸的小龙女—1
被奸的小龙女—1
 他呆立在一堆繁花碧树之间,丛林的暗影将他的身形隐没,可是皎洁明亮的月色,穿过斑驳的枝叶缝隙,隐约映射出他那痛苦挣扎的面容,很显然,此刻的他,极度地迷惘而疯狂,以至于俊美的脸孔都有些许扭曲。

  然而,月色清明,一切经它清洗的事物终究无法遁形。那一身青色道服,脸上依稀残留的道貌岸然,让人轻易可以认出,他赫然就是那个天下第一教全真教当今掌令弟子,未来的全真教掌门人:尹志平。

  本应该在全真教内清修的他,此刻却在这终南山、古墓外的一片桃林内,神色痴迷、若有所思。

  一切只因为他身前有一片空地,畔草青青,隐隐有晶莹的凝露,粉红的桃花片片飘落,而草地中央,罗衣飘舞、青丝飞扬,隐约可见那玉洁冰清,令他魂牵梦绕的容颜呵,飘逸如仙子,直欲临风而去。

 ▲色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尹志平是个感情内敛的人,他自小在全真教长大,全真教就是他梦想和生活的全部,虽然他此刻仍是俗家弟子的打扮,可是他心里清楚并且坚决地相信:他的一生早已奉献给全真教,任何事物都不能够触动他的心。

  遇上小龙女,这个如今在他眼前似乎被欧阳锋点了穴道,无法动弹的白衣女子,绝对是老天给他开的玩笑,但他并不怨愤这个玩笑,尽管他隐隐知道,这个玩笑,可能颠覆他苦心经营的一生。

  但是不管,此时此刻,他眼前只有一个女子,清且艳的女子。

  一个神智清醒却无力挣扎,但依然不失清冷自若,反而为她本已绝色无双的容颜凭添几分凄迷,婉转若梦、我见犹怜。

  他深深地凝望她,眼看着她清灵的容颜沐浴在月华下,时而莹洁如玉,时而潮红若丹,他猜想她正在努力运功冲穴,玉女心经绝非等闲,他心想,恐怕以后再也无法这样静静地看她,在如此良宵月夜、又是这般接近的距离。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已经过了良久,尽管此时的他,陶醉得忘却了时间,小龙女依然没有自行将穴道冲开,望着她眼角一闪而逝的颓然,还隐隐夹杂着几分痛楚的哀伤,他心中大痛,暗恨欧阳锋点穴功夫歹毒之余,难免有几丝庆幸,又可以和梦中的伊人再多相聚片刻。片刻即是永恒,于此时的他而言。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这般的一个女子,如此地清灵落寞,那种与世隔绝般的孤傲清冷仿佛是与生俱来,纵然近在咫尺,依然令人觉得远隔天涯,无法靠近,更加触碰不得。

  他第一次见她时是在全真教中,那时他们正在处置犯事的一个三代弟子,似乎叫做杨过什么的,听说是通过郭靖郭大侠的关系才被收留上山的,他无心关注这些,一个纨绔子弟而已,何况那杨过的师傅又是他最看不起的赵志敬呢。
 ∩是就是这个杨过,他为何如此蒙上天宠幸,竟让仙子因他而与他们全真教为敌,甚至还将他带入古墓,朝夕相处,如今更是双宿双栖……

  不是的,她可是玉洁冰清的仙子,绝无可能与杨过这纨绔子弟有什么瓜葛,充其量也不过是因为可怜他无家可归,好心收留他而已,对了,他们不是师徒相称么?可是,他们怎么可以有这样亲密的关系?

  他始终无法忘却,初见小龙女时,伊人白衣如雪,眼眸纯净如秋水,复又冰冷如霜,那样的她,虽然足以令他刻骨铭心的爱恋,但她那非人间的仙姿,终令他望而却步,从不敢有太多遐思。

  而此刻她迎风玉立在芳草桃红中,雪白的衣衫、乌黑的发丝上缀满粉红的花瓣,仿佛是谪下凡尘的仙子,终于让他一直彷徨挣扎的心彻底沦陷,梦想触手可及的月夜,他决定不再犹豫,哪怕因此永堕黑暗轮回。

  他蹒跚着从密林中走出,走向那正挣扎于凡尘的梦中仙子,一步、两步、三步……他在缓缓靠近,愈是接近、愈是紧张、愈是无力自拔,他不可能回头。
  终于,他来到了伊人呼吸可闻的身后,口鼻间已经呼吸到伊人肤发体香,天然醇美,沁人心脾。

  抬起颤抖的手,缓慢而坚定地伸向伊人后肩,指尖认准方位,轻轻地一碰即退,身形也跟着飞退,翩若惊鸿。天——他终于触碰到感受到梦中仙子的肌肤,尽管中间还隔着一层白衣如雪。

  「咦?她为什么还是这样静静地伫立,难道穴道仍未曾解开?不可能吧?以全真教博大精深的武学,怎么会连一个区区欧阳锋点穴也解不开,难道是因为方才他激动的心情乱了方寸,拿捏不准力道;还是因为自己的心思动作亵渎了全真教历代祖先的神灵?」半晌后仍不见小龙女动作的他,心中猜疑。

  终于还是忍不住,他重新靠近她,这回、如当初退却时一般,闪电迅捷。
           ************

  雪白的衫色遮掩拽莹似玉的柔肩,罗衣纤巧绵薄,不耐春风拂动,更突出了小龙女纤巧而秀挺的雪白酥胸。

  他比她高出个头,透过伊人的脖颈,从侧后方望去,小龙女那对绵延俊秀的雪峰,隐约可见上面各自点缀着一点茁壮的突起,映入他开始迷醉的眼帘,像两点相思的记认,飞入他眼底,也进驻他心底。

  情欲如暗夜里的梦想在他心灵间疯狂滋长,他对她的所有凝结积蓄的渴望急速膨胀起来。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束缚着,仍未足爆发的临界点。

  在欲伸手触摸那犹如水过清香、风拂山林般清幽的绝美容颜时,他竟然迟疑惶恐,莫名的情绪滋生着,他尝试着挣扎抗拒,然一切都无法改变,他只有暂时放任它主宰自己的心灵。所幸,它就如昙花绽放般刹那芳华无可抗拒却又一现即隐。

  夜风吹过,一丝黑发垂落拂过他正欲触碰伊人匀润娇颜的手。好似受惊般,他的手迅速收回,仿佛不忍亵渎这份圣洁,清风飘摇间,花瓣纷纷坠落,缀满伊人满目桃红,而她美丽艳红的脸颊上布满了散乱的发丝,就像待嫁新娘凤冠前垂落的流苏。

  鲜红的凤冠、黑色的流苏。今晚,她是他的新娘!只能是他的新娘!

  下定了决心,他双手伸出,从身后紧搂住伊人纤细的腰身,脸颊使劲地摩挲着伊人光滑的发丝,鼻间呼吸着伊人芬芳的发香体香,喉咙里艰难地咕隆两声,方才梦呓般呢喃道:「龙儿,你是我的,任谁也无法将你从我怀里夺走,今夜,我就要你成为我的新娘!」

  说话间,汹涌的情潮再次将他淹没。他顺手解下那系在小龙女腰间的一方丝巾,轻轻地覆盖在伊人的头脸上,潜意识里,他也不想心目中圣洁的仙子看到自己「龌龊」的亵渎行径么?

  芳草绵长柔软,更何况还有满地落红堆积的花床,因此小龙女被放倒在地的身躯并没有丝毫不适,只是原本闭目运功调息的星眸感觉到有物轻轻触碰,缓缓睁开时,以她黑夜视物如同白昼,此时竟然不见一物,显然是被遮盖住了。
  原本初始时,她忽然发觉到有人张臂紧紧抱住了自己。那人相抱之时,初时极为胆怯,后来渐渐放肆,渐渐大胆,竟然在自己柔软矜持的腰间贪婪揉捏。她的心中已然惊骇无以,欲待张口而呼,只苦于口舌难动,又无力挣扎,当真是芳心惊惧、羞愤欲绝。

  谁知道事情还不止于此,尽管脸上被蒙着一层轻纱,她依然能够感觉到那人变本加厉,竟以口相就,在亲吻自己脸颊、甚至唇瓣。她当时心中第一反应只道是欧阳锋忽施强暴,但与那人面庞相触之际,却觉他脸上光滑,决非欧阳锋的满脸口髯。

  顿时她心中一荡,惊惧渐去,情欲暗生,心想原来杨过这孩子太过调皮了,竟然来调戏我。

  无怪乎他不先解开自己的穴道,又要用丝帕蒙上自己的脸颊,原来是怕自己责备不许啊。过儿,你却不知姑姑心中最爱过儿的,无论过儿要做什么,姑姑最终……都会应允的,真是个爱闹的小冤家。

  小龙女心中遐思,对方的手也不曾闲着,芳心失神间,她只觉腰间那双手越来越不规矩,居然开始缓缓替自己宽衣解带,苦于自己穴道被点,无法动弹,只得任其所为,心中又是惊喜,又是害羞。

  其实此时纵然小龙女穴道解开,恐怕她也无力挣扎,因为她只觉得那双抚摩自己的大手,仿佛带有奇特异力般,使得自己浑身酥软,幸好是躺倒在地,否则也绝无自己站稳的气力。

  且不提小龙女芳心迷乱,此刻的尹志平也是目瞪口呆,他被眼前的美景深深震怵了。眼前就是他一直梦绕魂牵的女子,可即使在最香最甜的梦境里,他也从未曾想过,伊人竟然会在他面前展现出这样一番景象:

  小龙女上身的衣衫和亵衣已给他掀落至腰际,露出细嫩的纤腰盈盈一握,腰下那圆润清浅的香脐像一个离奇失足的幽幽清梦,而在那迷梦深处的私秘地带,在丝质绵薄的亵衣掩映下,还隐隐露出了一丛幽幽的绒一般的春草,凌乱而纠缠着犹如此刻他心底一堆繁杂的思绪。

  春草漆黑迷离,肌肤晶莹似玉,与她洁白的玉靥上流散柔顺、飞瀑轻扬的发丝恰恰形成惊心动魄地相互对映,更隐隐透露了一种令他怦然动心的艳与媚!
  虽然是仰躺的身姿,但那翘挺的丰臀,仍凸显出婷婷的柳腰,看在尹志平眼中,只觉得楚腰纤细掌中轻,娇柔堪怜、弱不胜衣,倾尽他所知的词汇,都无法形容这人世间绝无仅有的清丽。

  而此刻的伊人,尽管轻纱遮掩,仍隐约见得:在她将舒未舒的眉眼处,樱唇微抿、鼻翼翕动间,已经勾画出一场迷离的春梦。

  梦将要醒来,而戏正要上演。

  欲焰张狂,他在陶醉中依然可以清醒地意识到:那耸立在两座雪峰之巅,在微冷的春风里摇曳、挺立的两点朱红是一种触目惊心的媚,一种惹人伤心的艳,尤其是点缀在那么雪白晶莹的赤裸女体上。

 ■且小龙女此刻的容颜虽然无法清晰,表情却是可想而知的娇羞楚楚。否则当清风掀起轻纱一角时,绝无可能在伊人洁白玉靥上寻觅到那一抹异样的嫣红未消,那正是因娇羞方才引发而来春梦迷离的冶艳。

  雪白里的一丝嫣红,使她格外令人怜惜,形成了非人间的气质。而既然只见娇羞,不会是愤怒,因为轻纱上未见泪痕,那么,她,其实也并不完全排斥自己的,是吧?

  有了这样的觉悟,尹志平的心欢喜得似要炸了开来,而动作却愈发地温柔起来,圣洁的仙子啊,真的允许这样任我轻狂?

  过了今晚,纵然她仍可以那般清颜,甚至更加艳丽!但风狂雨骤的夜,树上所有娇弱的桃花,想必定当全部飘落凋零。而洁白如雪的罗衣,其上想必也是落红片片,物是人非!

  但于落叶纷飞、桃花堆积时,伊人可否记得梦里贪欢几度?

  而在晓来雨过、午夜梦回时,伊人可曾想起夜里落花几度?

           ************

  他停止手上轻薄的动作,趴到小龙女的身前,就近地注视着她:

  初遇的时候她虽然是一个纤细的女子,但若远山蜿蜒委曲的两道翠色青眉,掩映着明丽若秋水的眼神,清冷中散发着淡定从容,甚至还有一股不刺人却令人总感凛然的英气。

  此刻,她仰躺在这里,感觉比谁都柔弱,宛如一种令人想着即使将她捧在手心,也会容易碎裂的晶瓷。刻骨的怜惜虽也可以凝成近乎痛楚的柔情,却也同时可以引人产生类似毁灭的邪异欲望!

  他再次凝视着她,这个清颜艳丽、玉洁冰清得近乎晶莹透明的女子,这个如今罗衫半解,玉体横陈于眼前香草繁花间的女子,仿佛要深深地将此情此景铭刻心底,留成追忆!

  花般娇艳,风情若水,纤柔婉转间低回成一场春梦!

  雪样纯洁,清颜似玉,岁月凝芳处洗潋出一曲轻歌!

  他忍不住,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子,轻巧地掀开轻纱一边,低头亲吻那两片令他一直朝思暮想的红唇,柔嫩香滑的触感令他荡然魂销,也令他不由自主地想索求更多。

  是魂梦里刻骨的相思在他嘴角凝结出浓浓的春意么?他怎么感觉到唇与唇的接触间逐渐有玉液滋生、香津暗渡呢?

  管它呢,他不懈努力地吮吸着红唇的芬芳,舌尖却尝试着挤开那两排整齐闭合着的编贝,寻找到那芬芳花蜜的源泉,予以予求、毫无顾忌地吸取,便是他此生梦寐以求的幸福。

  「呼——」一声轻微喘息声之后,他终于成功地攻克了小龙女樱唇脆弱的防线,进入了桃花源,并且捕获了粉嫩丁香,交结痴缠,芳香盈口,气息如兰,都足以令他沉醉销魂、欲焰滋生!

  痴缠良久,方才恋恋不舍地分开,意犹未竟地,他盯视着伊人那令他爱不释口的香唇,发现她正用力地抿紧唇,以致那粉嫩的唇被挤压出凝血欲滴的深艳娇红。

  轻纱掀起后露出了布满红晕的两颊,深陷出两朵深深的梨涡,那似乎是心灵深处散发的喘息声,原来是从那盈润纤巧的俏鼻间发出的,怪不得感觉格外荡人心魄、撩人心神。

  他再次俯身,亲吻她,隔着轻纱用舌轻轻舔弄她的鼻尖,同时头紧贴着她的前额温柔摩挲着,久久无法停止!

  小龙女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如兰似麝,而她的风华本来清灵如水的艳,眼角凝结的春情替她添了风流的妩媚,在她绝美惹人珍惜的轮廊上,隐透了一种令人怦然动心的风姿妖娆,使她如一朵空谷幽兰繁华地绽放在他眼底。

  这样惹人的风情,令他情不自禁地想在她容颜上渐渐添染上一阵桃红,桃花一样的笑颜逐风而生,迎风处化作绮丽的春梦。此刻,他见了丽若春花的容颜,进一步,他要看看伊人赤裸的躯体是如何乱了春红?

  心念所至、口手齐施之下,小龙女的艳正疯狂滋长着,爬上玉靥羞红;滑落秀颈嫣红;蔓延裸胸烧红。

  而那原本晶莹如玉,圆润如霜的乳峰,也淡淡地现出粉红隐约其中,浅色的乳晕并未曾随酥乳的涨大而向四周扩张,反而更加紧密地包围着乳峰顶端中央,那令他触目惊心、鲜红得莹润欲滴的乳珠,相思的记认般烙印于心底,令他休想片刻忘记!

  此时山林的月光仍自皎洁,透过林稍枝叶间映射在小龙女那玉琢一般、羊脂一般赤裸胴体上,添染出玉质的光泽,光影斑驳间,恰倒好处地勾勒出她乳峰挺立的曲线,恰倒好处地突出了她乳峰上两点樱红凸起,着实惹人遐思。

  一对裸露的手臂垂落身侧,白皙而纤弱,十根春葱般娇嫩的兰花玉指,在月光不及之处的阴影处,依然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不着蔻丹的圆润指甲,是自然地玫瑰红,偶有几根沐浴在月光下,便散发出令他心动神怡的靡靡春情!

  春意如潮。他无可自持地将伊人的一只手捧起,直至她指尖触碰到他的脸,随着他微微用力、微微颤抖,嫩滑的指尖在他脸上若即若离地随意拂动,令他心痒难熬。

  当伊人的指尖轻柔地拂过他干涸炙热的唇,他无法抑制住激情荡漾,伸手执住她的玉腕,将那五截指尖逐个地、完全含入嘴中,温柔地吮吸着、用舌尖舔弄着,只觉入口芬芳,圆润柔腻,如痴如醉,爱不释口!

  「嗯——」感觉到指尖被他舌头舔弄得微痒,尽管因为穴道被点,无法张嘴呢喃呻吟,小龙女还是忍不住鼻间轻哼出声。

  谁又能抗拒自己心爱人儿的爱抚挑引呢,此时的小龙女心中认定在自己贞洁矜持的玉体上作怪的人乃是芳心暗许的过儿,自然不堪情挑,已是娇喘细细,情欲暗生。

  尹志平自然不知小龙女心中所思,他眼中只见伊人玉靥上红晕满布,艳色逼人!虽仍是那般我见犹怜,娇态可人,却终于不见了那股遗世独立般的清冷,使她犹如坠下凡尘的仙子,再不象之前那样与世隔离,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相对而言,他显然更乐意看到小龙女的这一面,但要它只能展现在自己一个人面前,只有他一个人欣赏!

  他的手沿着她光洁裸露的手臂由玉腕处顺势而下,一路轻抚摩挲着滑落至她柔弱细削的香肩,停住那里,用手掌感觉伊人圆润手臂柔若无骨的触感,同时腾出另一只手,再次握住伊人的玉腕,恋恋不舍地将伊人的春葱玉指从自己的嘴里轻轻抽出,只见纤巧粉嫩的指尖上面犹自连着丝般水线,益发显得晶莹润泽,兰花滴露般秀色诱人!

  牵引着这只玉手在自己的脸颊上继续抚摩的同时,他弯曲着腰,俯下身躯,低头亲吻她光洁的额头、青翠的柳眉,舌头顺着她长而微翘的黑亮睫毛向外梳理舔弄着,逐渐转移到晶莹圆润的耳珠,牙齿轻啮着,舌尖顶入优美曲折的耳洞,满意地看到粉红的艳进一步扩散,迅速蔓延遍了伊人整个臻首。

  而这一系列地动作,他都下意识地没有完全掀开那面轻纱,至少不曾让它离开伊人那其实早因娇羞而紧闭着的双目。

  尹志平炙热的嘴唇盘旋而下,寻上她的香唇,两人唇舌纠缠间,各自心中盈满着汹涌的爱恋春情,小龙女更是不堪,已经意乱情迷呼吸急喘,情不自禁地让娇羞情欲烧红了自己的双颊,乃至每一寸裸露的肌肤。

  同时他原本停住伊人肩窝处的手指慢慢地向她酥胸移动,抚上了她从未经人触碰的贞洁乳峰,手掌感受着接触她乳峰时刹那的颤栗,可以想见一股触电般的酥麻,正袭向小龙女敏感娇嫩的处子躯体,而后蔓延至她整个心胸,潮水般将她淹没。

  他的手指继续在她胸前乳峰处游移,手指抚遍了整个乳峰与乳尖,感受它们在自己掌中壮大突起,从她白皙的胸肌,香滑的乳沟,娇嫩的乳峰,乃至乳峰上红润的凸起……

 ≮鼻间盈满如兰似麝的芬芳,触手却是棉絮般柔滑轻弹,奇怪以小龙女的玉洁冰清、冷傲孤清,遍体肌肤竟是如此的柔若无骨,温香腻人,每个不经意间的轻喘娇吟,都足以荡人销魂!

  他的手不断地来回巡弋滑动着,每次他的手都会在她乳峰和两点朱红凸起处特别停留,轻轻地捏,细细地揉,但这样似乎仍不足以满足她燃烧的渴望。
  耳旁传来小龙女急促剧烈的喘息,经过之前的一番施展,此时的尹志平自然不再是不解风情的鲁男子,也知道怜惜佳人,所以乐得从命地顺着佳人芳心的期盼,双手齐施,对佳人的玉体展开无所不至的攻势。